CPC Kaohsiung Refinery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Park

我國石油工業肇基於民國28年甘肅省玉門老君廟的動力油料廠,抗戰勝利後,於民國35年6月1日合併前甘肅油礦局、四川油礦探勘處及接收東北與台灣有關之石油產業在上海成立「資源委員會中國石油有限公司」統籌擘劃經營全國石油事業,並同時於台灣高雄楠梓設置了高雄煉油廠,為台灣第一座煉油廠,奠立台灣煉油之根基。

高雄煉油廠係接收日據時期左營的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精製部及日本石油株式會社草衙高雄製油所,接收當時,因廠區在第二次大戰期間遭盟軍飛機的猛烈轟炸,機件被毀,無一完整,而日人投降前夕更將器材毀損,疏散埋置或加以破壞,廠區滿目瘡痍,凌亂不堪,留下的兩座蒸餾工場均無法操作,經利用庫存器材加以整修,於民國36年4月首先修復第一座蒸餾工場,開始提煉由英國油輪運來的中東原油,正式展開台灣提煉外國原油的歷史,成為中油公司在台復興之基地。

其後,隨著台灣經濟快速成長,政府推動各項重大建設,民國57年第一輕油裂解工場加入營運,生產石化基本原料,台灣正式進入石化業的時代,也奠定了石化工業蓬勃發展的基礎;自此本公司除充份供應石油化學產品外,更帶動相關工業之起飛,使台灣得以締造舉世聞名的「經濟奇蹟」,篳路藍縷地打造出台灣的能源與石化產業藍圖,此乃歷史賦予本公司之任務及使命。

民國76年本公司配合國家十四項建設,欲興建第五輕油裂解工場,目的在汰換老舊及污染較重的第一輕油裂解工場及第二輕油裂解工場,當政府於76年6月發布第五輕油裂解工場更新計畫後,面臨社區居民與環保團體之抗爭活動,及至79年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夜宿後勁,承諾撥出15億回饋金及25年遷廠條件後,五輕工場始於79年9月正式動工,第一輕油裂解工場隨即關閉拆除;83年2月7日五輕工場試爐成功,當日第二輕油裂解工場即功成身退,結束20年的運轉。

台灣早期拼經濟的同時,缺乏環保的覺知,以致環境品質日益惡化,環境負荷日趨沉重而不自覺,而高雄煉油廠在經歷了「反五輕運動」後,其形象與士氣倍受損害及打擊,但亦使我們重新思考,在肩負經濟發展重任的同時,也應注重環境及生態的維護,因此積極致力於油品品質改善、降低油品含硫量、加強工場污染防治及環保技術之提升,多年來未曾間斷於空氣、噪音、水及廢棄物處理等方面的改善措施;為追蹤改善廠區及廠周界地下水污染源,在廠北及廠東鄰近住戶處設置「觀測井」,並在廠區廣設「阻隔井」,以解決地下水污染問題;於廠周界設立1,445米長的隔音牆、建立60米寬綠帶,充分展現對鄰近居民的關懷;其他諸如引進液化天然氣代替大部份之燃料油、於廠周界設置空氣品質監測站、興建廢水處理場以改善放流水濁度等環保設施外,亦不忘持續加強睦鄰服務、改善社區關係、促進地方進步、協助地方建設、地方教育、參與地方活動,兼顧經濟、環保與社會三方之共存共榮,努力於生活、生產及生態間的平衡,因此後勁地區的「反五輕事件」在歷史上有其深遠的意義及價值,也是台灣環保發展史上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隨著時光的流逝,本公司兌現了25年關廠之承諾,高雄煉油廠於104年底功成身退,46座工場正式走入歷史,火炬曾經照映的高廠,就此熄燈,遺址除積極進行土壤及地下水整治及綠色能源開發之外,同時成立環境教育園區,戮力於喚起民眾保護環境的熱誠及具體實現愛護地球的行動。 回上頁 »